首 页 | 机构介绍 | 民 族 | 宗 教 | 民间信仰 | 文件汇编 |  | 依法行政 | 作风建设活动 | 在线办事 | 互动交流
天气预报:
宗教文化资源利用中值得辨析的三个问题
发布单位:漳州市民族与宗教事务局   发布时间:2017-07-25

 

 
  向祖文
 
区别宗教和宗教文化两类资源
 
宗教文化源于宗教信仰,但一俟形成,便区别于宗教信仰而独立存在,其内涵远远大于宗教信仰本身。正因为如此,宗教文化成为文化视阈中的重要领域,成为人们探讨研究的对象,构成文化开发中的重要资源。对于宗教信徒来说,宗教是精神信仰;而对于一般公民来说,宗教则是感知世界、认识社会、把握人生、以文化人的独特工具和视角。就拿佛教、道教的神像来说,从信仰上说,神像是佛、是神仙的化身,是信徒精神寄托、顶礼膜拜的对象。但从文化的角度看,神像不仅仅是神灵“再现”,更是文化载体。从不同的角度考察,它体现出不同的文化涵义。比如,不同的神像材质,体现出不同时代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塑像偏好;不同的神像造型,体现出不同的审美意识和审美情趣;不同的供奉方式,又体现出不同地域、不同时代、不同文化背景下人们对佛、对神仙的不同理解。对于神像塑造技法的研磨,是完全超出神像本身的技术、流派、风格的艺术活动。而不同的人对其技艺又有不同的理解和把握,所谓见仁见智。
一尊神像能体现极其丰富深厚的社会内涵,对神像塑造了解得越丰富、研究得越深入,对其文化意蕴的理解也就越深越透。欧洲的绘画艺术源自于教堂绘制,欧洲合唱艺术源自于教堂合颂,其建筑也都打上了浓厚的宗教烙印。但我们已不再将这些艺术与宗教划等号,甚至不再考量其中的宗教涵义,而成为单纯的艺术行为,正如我们不会把音乐《二泉映月》等同于道士踏罡步斗一样。当然,宗教文化中的许多种类和许多情况都与宗教本身紧密结合在一起,一定的宗教文化活动都是为一定的宗教活动服务的,但这并不能否认宗教文化的独立性。
在工作中,我们看到,一些地方对宗教与宗教文化、宗教资源与宗教文化资源不加区分,把具体的宗教活动和宗教信仰行为都视为宗教文化活动,模糊宗教与宗教文化之间的界限。把在寺观教堂中开展的宗教活动以开展宗教文化活动的名义搬到大庭广众之中进行,把宗教活动列入宗教文化活动清单广为散发宣传,变相助推宗教热,引起人们思想上的疑虑。导致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就是对宗教与宗教文化没有从根本上厘清。
 
区别宗教文化中的积极因素与消极因素两个方面
 
在实际工作中,由于对宗教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的特性不理解,对宗教文化的双重性认识不深,有的把宗教等同于封建迷信、腐朽文化,对此一律加以排斥。虽言语上表示认同,但实际上内心十分抵触,对涉及宗教和宗教文化方面的工作避之而不及。有的把宗教视为救世的良方、治世的良药,把宗教文化完全等同于优秀传统文化,不加区别地加以利用和应用,引起人们思想困惑和对宗教政策的疑虑。有的对宗教文化的特殊时代性、特殊功能性、特殊区域性不加分别,对具体宗教文化形态的双重性不加甄别分析,一古脑地全盘肯定接受,“捡进篮子都是菜”,导致宗教文化的利用“走火入魔”。有的对宗教文化作庸俗化的理解,把宗教文化中糟粕性的东西视作和解释为指路明灯,给宗教文化的开发利用造成误导。凡此种种,不仅对宗教文化本身造成损伤,也对社会正确认识和运用宗教文化造成混乱。
坚持“两点论”是我们正确认识和把握宗教的基本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宗教观认为,宗教对于人类社会来说,既有积极的作用,也有消极的作用。比如,佛教以及儒家心学都主张“心外无物”“心外无理”,向内寻找世界、塑造世界的思想贯穿于佛教教理和心学原理始终。强大的内心是人战胜来自于自然、来自于外部世界挑战的定海神针和坚强法宝。“心外无物”“心外无理”学说无疑对寻求内心世界、建立精神支柱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支撑,鼓励人们在面对任何艰难困苦的情况下,坚守信念、不失本心,以坚定的意志、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历史上,那些舍身求法、穷理尽性、为民请命的佛儒先哲,无不从守本真心的悟道中获取精神力量。但也应该看到,“心外无物”“心外无理”从根本上说是唯心主义的,是一种颠倒的认识世界、把握世界的方法。如果在佛教及心学文化的研究利用中,不加分析、不加选择地宣传运用,就会与社会思想主流发生抵牾,引起人们思想的混乱。如果不加甄别、不分对象宣传“本自具足”的“真言妙谛”,难免会产生脱离实践、脱离社会、脱离实际的误导。至于在宗教教理教义中所杂糅交织的逃避现实、虚静无为、隐忍柔弱、无常虚空等思想,都是应该加以甄别、合理吸取,而不能全盘接收的。
 
区别宗教文化资源利用与宗教商业化两种行为
 
近年来,一些地方的企业和个人,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不顾宗教界的诉求和利益,打着复兴某种传统文化、建设某种宗教文化园、解决当地群众就业等旗号,挟持、利用宗教牟取商业利益。一些名寺古观被圈进文化公园,曾经清净的道场被承包经营,宗教活动场所被打包圈进“大门票”。一些宗教活动场所以扩大自养为名,向信众兜售高香,建设“地宫”、设置“牌位”向社会出售等。凡此种种,不仅严重损害了宗教界的形象和合法权益,也严重干扰了正常的宗教秩序,对维护良好社会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宗教商业化的行为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去商业化成为宗教界的共识和强烈愿望,也成为全社会的共同呼声。
产生上述问题的原因比较复杂,人们在宗教文化资源利用与宗教商业化问题的模糊认识是重要因素。人们有意或无意地混淆宗教文化资源利用与宗教商业化之间的界限,为宗教商业化寻找借口和依据。因此,廓清两者之间的关系和边界非常必要。
从动机上看,宗教文化资源利用在于挖掘弘扬宗教文化中的积极因素为促进社会进步和人的健康发展服务。近年来,一些地方积极开展宗教文化研究,举办道学讲堂、佛学讲座,向大众介绍宗教文化中引人向善向上的哲学思想和哲思方法,挖掘宗教教理教义中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与时代精神相衔接、与科学方法相契合的因素,发挥宗教在服务社会中的积极作用,受到社会的普遍好评和赞誉。在宗教文化资源利用中,也可能有商业行为的介入,也可能产生商业效益,但其根本目的在于积极服务社会、引导社会。而宗教商业化则不同,其根本目的在于谋求经济利益,宗教只是其牟利赚钱的工具而已。
同时,宗教文化资源利用的是与宗教相关联、但脱离了宗教信仰本身的文化资源。比如,将佛像转化为商品提供给宗教场所,把宗教绘画书法作品转化为拓片商品向市场出售,出版宗教文化图书等。这些行为,虽具有宗教用品的商业特征,但并不涉及将宗教活动、宗教界和宗教活动场所资产直接转化为商品的行为,也不侵犯宗教界的合法权益。宗教商业化则不同,它所利用的是宗教资产,以商业资本投资建设庙宇、塑造宗教造像、设立宗教活动场所、谋取商业利益为主要特征,其要害是扰乱宗教秩序、冲击宗教政策,损害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和宗教界的合法权益,引起宗教界混乱。
此外,宗教文化资源利用秉承合法、合规、合理的原则,坚持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恪守宗教政策底线,自觉维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但宗教商业化相反,其以追逐商业利润为目的,往往采取不正当手段。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驱使下,宗教资源往往被无限放大,冲击宗教文化资源利用中的合理适度的尺度,对维护宗教领域的和谐稳定造成不利影响。
  (作者单位:湖北省民宗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版权申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地址: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延安北路35号供销大楼3-4层
邮编:363000 电话:(0596)2033139 传真:(0596)2023107
欢迎您,第 位朋友